(圖:前陣子的狀態就像這張的小秘一樣,慵懶無力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,你的興趣從鑽入窄街孤巷探尋<秘氏咖啡>下一個地點,轉而重視遼闊視野,希望咖啡館的窗外對出去,有大山大海,「北秘、南秘、嘉秘,現在都被視為街中的風景,但我希望下一間秘氏,本身就在這土地的浩浩風景裡」你說。

 

為了這片海,為了那座山,你三番四次的騎著單薄的塑膠機車,攀過山頭,來回穿越城市之界,只為期待遇見上帝為下一間秘氏安設的位置。嘉秘還沒開始你就開始找下一家,也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?!」不免有唏噓聲。但其實這是一種精神嚮往與寄託,是我們在秘氏過去那一段長長的、躁熬的歲月中的一點學習:為了平衡某些停滯與困乏的煎熬,必須適時注入些許興奮劑、神蹟劑,以便去知道上帝還在,祂沒有讓我們孤絕的面對膠著凝滯的不安,去知道祂仍負責著我們的未來。

 

我知道你抱持的是一種「沒有一定要,只是看看祢要讓我遇見什麼」的新奇態度。

 

終於,欣喜如你,你遇見了心中所開的所有條件的屋件。「磚頭式的老舊工廠」,「屋高寬敞」、「面對大片海洋」、「房東不是位投機客」等,我還在一旁吃味上帝怎麼如此厚待你的時候,電話那頭,你以為會一同雀躍的聲音,卻以一句無聲調的「哪來的錢?」瞬間拆毀你臉上所有的喜悅。

 

此後,事情接踵而至,連環爆炸。我看見,你對自己的質疑,日日夜夜,排山倒海而來。劇情的谷底通常就在當以為一切完美,大家都找到了幸福的時候,實情卻不然。當時就是那個感覺,有夠挫折。某晚,聽見你在朋友面前說「我現在已經不敢邀請別人加入秘氏了,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是好是壞」。你是對秘氏的發展模式最具信心、最有想法,也最能訴說核心的夥伴。如今困惑擋住你心中的看見,這一夜,你疲憊的將眼睛閉了起來。

 

我們似乎太自大了,以為已經全權承受了秘氏展店的壓力,卻在不知不覺中滿溢出了自己所能承接的杯,悄然而黏膩的滲漏到其他人身上。溝通是必要的。牽一髮動全身,就像皮膚破了出血,即便傷口覺得還能再撐一下,良善的血小板仍會自動聚集支援,不可能見死不救。

 

我們跳過了太多步驟,以為線就是該那麼直,那麼俐落。卻忘記能把線清晰直畫,是好幾年來的反覆練習,描繪了多少條邊邊毛毛斷斷續續的線,才有此刻的釋然。問題是,現在的我們還願意多挪出空間和時間當作練習嗎?

 

讓人失望的,心裡也失望著。豆子出完,趕快打電話備豆即可;碗盤破了,趕快再購入即可;沒有錢了,開著店等個幾天,總會有個兩三千塊的收入。惟有千變萬化的心情,很難藉由問題直導出清晰的答案。我明白自己的心何等複雜脆弱,又怎能理所當然的要求別人堅強無畏。

 

你是厲害的,你用了幾個徹夜騎腳踏車的夜晚,釐清思緒,整頓情緒。闔眼停歇之後,你又上路了。另一個你,也是厲害的,你的心就像一個軟墊,所有兇猛力道衝擊過去,皆會被吸收散化,變得悠悠柔柔,再以你獨有的方式將力量轉個性,傳播出去。

 

這些日子,我因為無法昧著良心說秘氏狀況一切安好,有什麼堵在胸口遲遲無法撰寫長文,連發短文都詞窮。似乎茫然,信心動搖,迷失了立基點,不知道該用什麼語句才公平真實。

 

這篇文章是我給自己的轉折點,將凌亂歸零。重拾已經在做的工作,預備曾經忽略的工作。雖然目前還不太確定怎麼做,但相信上帝會教我。

 

妳確定上帝還在嗎?

 

前幾天,算算不夠錢馬上支付嘉秘榻榻米和水電餘款,不想多說什麼影響其他夥伴的心情,窘煩之下,隨手亂晃,加了加北秘上個月的營收。我發現上個月的收入突破歷年之最,在沒有任何活動、刻意促銷之下,觸碰到開店之初所嚮往的目標。非常驚訝。

 

上帝有虧待秘氏,放任我們拮据嗎?  數字證明,沒有。

那為什麼還感覺那麼窮? 因為支付了嘉秘的工錢。

嘉秘的開銷上有亂花錢嗎? 沒有。

下周水電和榻榻米要收錢的時候,真的會付不出來嗎? 應該不會,畢竟還有周末的收入能即時貼補。

 

那為什麼還感覺那麼窮? 因為那是「感覺」,並不是「真實」。事實上,祂仍不斷給力,小心翼翼看顧著我們每一個需要。

 

從這點,我知道上帝很期待嘉秘,那麼我也要從無謂的愁苦中脫身,試著別把數字往肩上扛,試著別把愁膩往心頭堆,徹底的與祂一起享受期待的興奮感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