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733605_2200498286885684_8898912142682488832_n.jpg

(圖: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,近來在粉絲頁幾乎看不到什麼心情故事,只有南秘粉專比較活絡,有小義努力的發文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登來啦!

這半年,我大當機,一心一意跟「好想離職」的念頭戰鬥。

 

我曾說過,創業合夥像經營婚姻,高山低谷,不離不棄。倒沒想過,竟也要面臨七年之癢的困窘。常聽「創業者突破、再突破」的事蹟,卻沒聽說「創業者想辭職」的故事。這真是一條不容易的心路。

 

不是事情不好玩了,其實秘氏這一年有很多突破。我想,是心倦疲了。腦中有個圖像:洗完後的細針織毛衣,用兩頭尖尖的鐵衣架吊起來,曬乾取下之後,肩膀兩側撐得凸凸的,回不來了。除非重洗,除非整燙,不然依舊是凸凸的。

 

起初面對這狀態,有種愧疚感,「都是自己的事業了還嘆什麼?」,拖著瞞著,沒讓夥伴知道。直到發現有人也發生了類似「創業疲態」的現象。

 

她能力好、幹勁足,從攤車到店面,一間變兩間,早餐午餐宵夜甜食,全做一輪,年紀輕輕,單肩扛起,真槍實彈。

 

「我想辭職,想到公司上班」那晚她竟這麼坦承,「一方面累了,一方面想要學習,看看別人怎麼做事情」。

 

我有過一模一樣的想法。剛畢業就合夥秘氏咖啡,世界是圓的方的都還搞不清楚,一路摸索沒有人帶。在創意中興奮,在實踐中挫敗,在天真中夢想,在現實中成熟。一開始,扛著店往前衝,偶爾,被店拖著向前移動。當人被「不得不」的感覺包圍久了,確實會累。

 

「給別人請比較簡單,不用管太多,做好自己的事,有東西學又有錢領,不開心了,還可以跟同事一起碎唸主管。不想做的時候,心一橫,隨時拎包走人」,說著說著她眼睛都亮起來了,彷彿勾勒一個令人嚮往的世界。反觀,自己當老闆,各種糾結:技術層面、營運層面、人事層面、市場層面、壓力層面、面子壓力、親人壓力。

 

她發問:到底要走到哪裏去?最終意義是什麼?

 

經營給我的感覺是這樣:「看似擁有它,卻不全然擁有它」。旁人總以為你能100%掌權,沒做好一定是你沒有用盡全力做,然而面對市場、預算、客群、人性,由不得己的事,常常有。

 

店面一間一間開,時間久了,多少會面臨收店;夥伴一位一位招,時間久了,多少面臨人走。這是一個創業者得適應和接受的無奈循環。除非創業後頭有更大的目標,使人有幹勁往前衝,即使頭髮花白仍能刺激腎上腺的那種目標,也許像是職人精神,或改變產業,或世界和平。

 

問題是,要想得出遠大目標的內容,本身就不是簡單事,需要有獨特特質,我就不是畫得出大夢想的料。

 

據我觀察,敢夢特質的人,通常不是實作人才。倘若每個日子都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擠滿滿,哪來的時間跟空間「想像」和「思考」呢?眼睛必須盯著地走路,頭頂上發生什麼事,大概也只能忽略了。

 

也許,這就是單人經營的困境,以及團隊開店的優勢,(有能力請員工的老闆除外,端看老闆有沒有興趣思考)。團隊中,有人當腦,有人是手,有人當眼,有人是腳。在不需要「以眼代腦」、「以腳當手」的情況之下,各司其職,這個「人」便能想、能做、能看、能走了。

 

「一個人走得快,一群人走得遠」應該就是這個體會了吧。

 

原來,人的情感、人的疲乏、人的心境,有好相似的地方,不因妳是職員或老闆就消失跳過。

原來,人們會彼此羨慕。

原來,老闆也會想辭職。

 

掙扎過後不想放棄,是因為秘氏有夢。我不是做夢的人,但我能夠見證夢,記錄夢,分享夢,傳遞夢。

感謝秘氏夥伴的寬容,給我時間整理自己。我正在努力讓機器再次轉動,此刻,也將祝福獻給正在努力重啟人生機器的你。

 

最後,我要說,我相信她終會找到那條屬於自己的路,繼續閃亮發光。如同依然努力不被打敗的那些人一樣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