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:南秘裝潢時,一位伯伯看我們太低調,忍不住幫秘氏寫的板子,雖然之後伯伯和我們有些誤會,但還是由衷感謝他那時候的大力相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上按鬧鐘時看見的,7/15,今天是南秘兩歲生日耶!

回顧南秘一歲的生日,那天好像連小義都在嘉義。一周年慶反而沒有營業,找不著任何大張旗鼓的熱鬧氛圍,被朋友小小揶揄,「話說,周年慶不賺何時賺?!」

 

想想,北秘、南秘、嘉秘都是默默悄悄的開始營運,說不上刻意低調,只是希望新的店剛開始,能慢慢熟悉、調整內部操作以及與客人的互動,倘若吆喝連連,對於一家新的秘氏來說,可能一開始就會被內場渾著外場的一切可怕所毀掉。

 

說到這,不怕大家笑,北秘剛開店的時候,印象裡只有提供一款咖啡 (好像是摩卡)。一家咖啡館,沒有義式咖啡就算了,即便提供手沖單品也只有一種選擇?!各樣威士忌卻雄壯威武的排滿在後吧的櫃子中。

 

當時怎麼敢掛上咖啡館的招牌,我也不清楚。不過那卻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,所謂真的非常「個性」的時光。怪也就怪到底了,來的客人無法用一般商業服務來要求,索性棄械投降,從而接納這樣的「個性」,不然就是要跟自己過不去了,哈哈。

 

一家店的開始,總有很多故事,說起來就像阿公提到當年抗戰時期的顛沛生活,滿回憶的啃樹皮和生死別離,訴說那個時代的艱難與瘋狂。令孫兒們玩味的,卻是阿公為什麼總搭配著一副嚮往的神情,似乎不太討厭那段時光。

 

我猜,也許是因為阿公走過來了。畢竟痛苦的回憶在悲慘的結局中,只會蒙上更慘淡的情節。當然,悲慘的結局不一定指創業失敗,許多很成功的店裡,一樣存在著悲慘的氣氛。幸福與不幸,定奪於心境,說得還是蠻有道理的。

 

睽違了不知道多久,這週四,阿俊、子洋、小義和我,終於合體於南秘。那天生意不錯,我們被擠到小閣樓待了一下,睡了個午覺,直到聽見客人陸續離開,才下樓沾沾吧檯邊那幸運的座位。

 

川流的人潮,雜誌的採訪,來客的尊敬態度,複雜窄小卻不亂也不髒的空間,同業上的連結與支持,除了小義略顯疲累的神情 (懇請大家餵食,他瘦了不少),兩歲的南秘,讓我想起當初為秘氏展店禱告時,上帝給了我聖經<哈該書>的二章九節:「這殿後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;在這地方我必賜平安。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」。

 

那時,展店的設定還向著北部。台南?想都沒想過。妙得是,祂早知道了。南秘發展的節奏確實比北秘快上許多,小義魅力無窮,秘氏團隊奠下的基礎,粉絲專業的按讚累積很快,我光是在螢幕前就能感受到大家的熱情了。當然,即便有基礎也有往下坡走的可能,何況是在沒什麼人知道的永樂市場二樓的第一家店,要唱衰,自己都可以列出上百條了。可見我們很幸運,可見我們也很努力。

 

無論北、南、嘉秘,每當周年,興奮通常不是我所感受到的第一件事,如何謹慎持守才是第一個念頭。這個時代裡,瞬間的燦爛到處都有,要持續穩定卻不是件簡單的事情。不過興奮也是重要的,喜樂的持守,才是一家店能走在ing而不是ed模式中的重要關鍵。

 

寫到這邊,掩藏不住了,我真心為小義和麥麥,以及秘氏團隊的台南-秘氏咖啡的二周年感到很開心呀:生日快樂!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