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2455.JPG

(圖:做生意在我們想法中就是:以自己的專業,等值交換我們所需要的東西。你多得或我多得,皆非長久之計吧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那家咖啡館很有名啊!是嗎,現在開始往海外發展囉?!」聽到客人描述某家咖啡館的近況時,我覺得很新鮮。咖啡館能夠經營到往不熟悉的區域擴展,能適應不同的法規,服務不同客群,對方頗為厲害。

 

「現在的咖啡品質我不清楚,但之前喝過一次,那時候我的嘴巴還不敏銳,還沒有訓練味覺」我們全神灌注的聽子洋分享經驗,話鋒一轉,他說「就覺得 (忽然皺了一個驚訝的疑惑眼神)…明明價格不低,味道怎麼會這樣咧?」我在一旁差點沒吐血,真沒想到他謙虛的開頭竟是把更鋒利的刃,將獵物一刀宰至深可見骨 (秘氏會不會也在某地被某人這樣批評過?)。

 

但我們也是開咖啡館的啊,這樣<秘氏咖啡>不就是同業相殘、咬耳多講壞話的鄙夷小人嗎?公關性格頓時跑了出來:避免在客人面前這麼直接評論同業似乎比較有道德。立即在客人面前,笑補了一句「阿呀,不要這樣講啦,對方也是有厲害的地方啊!」

 

完全沒有被我影響的子洋,韌性非常堅強的繼續說明他的疑惑,「都開這麼多家店了,做事情怎麼還可以這麼不認真?!」音線如演說般跌宕起伏,總結在「只是想要賺錢是不可以的」。

 

不常看見他在客人面前用斬釘截鐵的句子,說出秘氏私下常感無奈的產業現狀。也許是聽見客人說曾接觸過那位老闆,發現他們點的菜都是「我點不起」價格?也許是那次消費印象負面的太深刻 (那時秘氏生活很拮据,為了一睹風采,不惜砸數個便當錢嘗試,沒想到換來的是沉積在杯底、喝不完黑色的濃濃失望)? 也許正在謹慎籌備嘉秘的他,此刻內心有更多感觸?

 

我們都同意經商想「賺錢」無可厚非,然而「只想」賺錢就有議論的空間了。秘氏沒有辦法做到完美,但我們很認真進行每一個細節,至少,想盡辦法認真。在這一行5年的經歷,多少能初步判斷「沒有放心思在食物品質上」的咖啡館在味道和風格上會如何呈現。

 

是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嗎?倘若一家店有這麼多的資源,這麼大的市場,能接觸這麼廣的顧客,又以台灣品牌站立,品質疲弱」是最不該發生的事啊 (這非常不容易,但應該是擴張時最基本的考量?)。地位越高責任越大 (忽然覺得好險秘氏沒有這麼高的地位)。擁有這麼好的條件優勢,能做一般咖啡人夢想但做不到的事情,若珍惜品質愛惜羽毛,風行草偃,多少能提升整體咖啡業界的素質;恐怖的是,反之亦然,會拉扯整體業界素質,所以喝咖啡還是會心悸,喝咖啡還是會睡不著,黑咖啡還是苦澀到揪喉。

 

「那是別人的店、別人的事,不需要多說話」我本想呼攏過去,雲淡風輕。但子洋堅定的態度讓我對這件事又想了想。品質好不好,有其專業評鑑標準 (絕對不是秘氏說了算),但如果連在業界、相較之下比較有評鑑能力的我們,面對不滿意也選擇閉口不言、不發一語,那還會有誰幫忙普羅大眾分辨?進而促使咖啡業素質往上提升,形成對大家健康都有益處的良性循環?

 

因此緣故,下回面對詢問時,我會盡量避免打哈哈,也避免不正當動機 (想討好或想分割),認真的且盡量公正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(但終究是個人意見,不便公開指名道姓。況且我也確實不像阿俊子洋小義佳媛這麼會品味,大家有問題的話,還是問他們好了XD)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