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圖:記得,這天一個客人都沒有,讓我們還可以笑著出門的,就是對上帝的信任:相信祂不會虧待我們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難得出現「還沒想要跨年」的心情,眷戀於2015年,因為這一年對秘氏來說,絕對是關鍵性的一年:終於展店,且一口氣展了兩間店,台南與嘉義。


眾人對秘氏的發展措手不及,連我們自己都很意外。然仔細撥數,我們下蹲等待起跳的時間,約有3年之久,期間談了看了許多最後沒有成行的計畫,咬牙在師大住商爭議事件中低頭苦撐,也曾實際營運後來因故收攤的秘氏小廚房。在其中的我們並不缺乏過程,毀壞性的打擊和無語問蒼天的落寞都歷練過。展店的機遇很意外,卻並不突然。


最近有些訪談,想聊聊秘氏經營的理念方針,不過,難以想像的事實是:完全沒有制式的經營方針,憑的只是信念。我們就是三個堅持近似固執的臭皮匠,學影像的跑來煮咖啡?剪頭髮的跑來玩空間?剛畢業的寫文章能幹嘛?在一般評斷裡,秘氏從不是菁英級的大咖 (簡報都掰的好心虛),說穿了無非就是:一個在影像創作中受了挫折的人,一個無法適應髮廊環境而偷偷躲起來的人(因此取名<秘密髮廊>),一個找不到人生定位而總是多愁善感的人。


不一樣的是,什麼都沒有,反而讓我們願意把「關係」看得比「利益」更重。即便出了爛到不行的包,氣到內爆炸開,扯嗓呼喊「這是什麼鬼事!」最終還是選擇包容,因為祂說愛是最重要的,缺一不可。


如果上帝真的把「不犯錯」放在首選,幹嘛世上有一堆精明幹練的人供祂選,祂不選,反而在不起眼之處,用手指把窩在角落的我們,一個個挑出來,搖一搖,抖落身上的灰塵,給了我們一個事業,一個家。我們2015年底才領悟到,就是在沒有人看好、沒有任何背景的條件下,有所成就,無話可辯,才讓我們真知道是祂的作為。


看似超然又飄渺的信仰哲學,卻是<秘氏咖啡>實際經營與發展的唯一依靠。似乎莫名其妙,但字字屬實。台北秘氏會在一條找不到的巷子裡開店,而且一開始只提供一款手沖咖啡,不是有過人的企劃能力和自信,實在是因為我們根本不懂,也不會算,看不到具體失敗的可能,加上內有「體制適應不良」的症狀,別人越說不行的事,越加想反骨嘗試。


事情也就這麼傻呼呼的開始了。我覺得上帝在癟嘴偷笑。


過了3年,傻呼呼的孩子長大了。事情遇多了、眼界寬了,挺著頸子覺得自己變聰明了,覺得自己學會「計畫」了,便開始憑著腦中知識,不太搭理爸爸的想法,親自著手篩選尋找理想中的二店。結果都碰壁,回頭向爸爸泣訴時,祂指了指台南永樂市場2樓的空間。三個孩子的「判斷力」又猛然出現了,七嘴八舌的討論,「怪裡怪氣的怎麼可能?」、「根本沒有人潮啊?」、「這…這環境不太像所謂咖啡館的印象吧…」。


把還沒裝修之前的南秘地點和空間,公開讓咖啡業者評估,我認為100人裡面至少會有99人反對。況且秘氏不是當地人,我們是從台北到陌生的環境經營,更會謹慎看待。光憑我們既有知識和感知,不可能在那邊開店,除非上帝說話。如今,南秘的狀況讓我們大大體會到,「上帝的旨意高過人的意念」的真諦。人拼了命考慮再多都算不到未來,生意好,沒來由的住商爭議事件一擊就垮;地點詭譎,卻一開店就熙熙攘攘。上帝要做的事,是不給「巧合」的,一旦有辦法解釋,自然就會合理化而抹滅神蹟的妙不可言。


南秘的經驗,小義和阿羅的適時出現,讓我們更加清楚,所謂「思考」說穿了是憑經驗,但經驗會隨時隨地改變,唯有上帝清楚知道未來的日子會如何。祂是不會改變的,祂的本質就是愛,本質是無法改變的,所以跟著祂準沒錯。而嘉秘,是我們用這種模式跟上帝相處的另一個實驗,進行中,未來大家可以一起評斷結果。


問秘氏婚紗佔月營業額多少比例?不知道。人事佔支出多少比例?不知道。每一項產品在店內獲利的比率?不知道。嘉秘預計要花多少錢?不知道。嘉秘預計幾年回收?不知道。2016年的計畫是?不知道。未來希望再展幾家店?不知道。無法回答「how」,畢竟過程不在我們手中;但能回答「why」,因為我們想拿自己做實驗,看似超級挑tone不合理的天國的開店方法是否適用於人世間。


一般人是事業越展越明,但心中越來越謹慎小心;秘氏則是越看越模糊,但心中越來越輕鬆有盼望。因為越不可能的事,越可以見到神蹟,越知道神蹟會發生,越不用擔心人生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