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5246

 (圖:太黑,得重磨掉重漆的門)

 

子洋悶悶的聲音從電話筒裡緩緩傳來:「之前木門漆太黑了(色母推不均勻),全部都要磨掉重漆。老師傅不會用這種新的礦物色塊調護木油,他們沒辦法保證會成功,所以最後…決定不用護木油了。」

 

裝潢就是這樣,突變得不及掩耳。才說很幸運找到德國進口的天然護木油,直至今日,發現在既有條件下困難重重,得決定捨得。雖然不成功,但油已經使用了,廠商表示只能退一半的價錢。最令人煩躁的,還是去漆部分,12扇老木門,全部要重磨重漆,樂觀工頭掛保證的一周工期,一延再延,如今施工快一個月了。拉長時間,也拉長了發生變數的機會,毛躁不堪,可是這群工班都很幫忙,採包案制,加上子洋揮汗溝通,我們的關係沒有因此瓦解,值得慶幸。

 

IMG_5121 

(圖:台南店共有12扇檜木老門,處理起來非常費時費工)

 

還有很多零零總總的問題,表面上說著OK啦,但夜裡睡得並不好,擔心會趁著夢境張牙舞爪。想起當初台北<秘氏咖啡>籌備時,親朋好友不看好,連咖啡師阿俊自己都當作只是玩玩,越會分析的人越看不好。然而當時不怕,沒有什麼負擔,難聽一點,是沒有什麼概念,憑著初犢的勇氣,一份活潑的希望。

 

unnamed (9) 

(圖:有稜有角的原木木門其實很難磨,需要一定的技藝)

unnamed (10)

(圖:磨不好,稜線就會像這張一樣消失,很驚悚)

  

在這三年間,遇得多了、聽得多了、感受得多了,視野清晰後,看見路,也看見石頭。眾所期待的火焰越發旺盛,燃燒出緊張不安的二氧化碳就越發濃厚,令人頭暈。

 

很久沒有感受到子洋的徬徨了,他一直是個很清楚主見的人,這些日子他得一個人扛起二店大大小小的家具、擺設、裝潢,還有預算的控制。現在秘氏的營業額扣掉不得已的支出,全數都投入台南店,連同個人的薪水也一起下去了,白手起家的我們沒有多餘的資金,只能拿機會來拚一拚。

IMG_5142

(圖:鄰居伯伯也來幫忙磨門,深藏不漏,他技術超好)

 

手邊正好在讀一本日籍作家平安壽子所寫的小說《咖啡,再一杯》,本來以為是清新小品,結果看得我冷汗直流。書中女主角未紀經營了一家<日向咖啡>,她腦中所有的OS,都正好呼應了我心中的OS,「客人在哪裏?」、「時間要再開晚一點嗎?」、「人手從哪裏來?」、「顧人有比較好嗎?」、「菜單要改嗎?」等等,還有許多得加入情境才能了解的句子,均使我膽戰心驚。在此不破哽,有興趣了解開咖啡店癲狂起伏心情的人,可以讀讀這本小說。

 

今天一直試圖破解這種煩悶心情,砍掉不成功便成仁的傳統思想。

 

機會,一直都在。一句話的結尾,是另一句話的啟頭。生命不會因為開了一家成功的店而延長幾年,更不會因為失敗了一家店而嘎然停止。「是生命的過程」,「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」,要不斷跟心中的懦弱信心喊話。

 

然後,發現,當心中燃起超越結果的盼望時,就有勇氣了。

 

挫折是啥小?一起勇敢吧!

 

IMG_5131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