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5 是第二次日界大戰的年份  

(圖:本來只想說明上千人氣,沒想到數字竟是1945....1945年剛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,大日本帝國和中華民國政權轉移之關鍵年代。遙想歷史的沙澀粗糙,更覺得為美好未來而努力很重要!)

關鍵時刻,文字的力量,依然不容小覷。


前兩天寫了一篇文章,關於師大爭議事件。初衷大多是想抒發不悅心情,小部分是想揭露不公義的鳥事。結果沒想到這篇文章24小時內就超過了千人點閱率。才兩天,閱讀人次居然破門衝到熱門文章第一名,狂爬帶滾飆過3000人次,連續3天都是痞客邦政治人文類文章的「本日熱門」。

 

聽說,有曾關注師大事件的記者轉寄此文,更有記者朋友直接打來詢問此事。我想,自救會的魔頭一定也看見這篇文章了,想到這,有點討厭。已經驚訝過頭,現在就算上了新聞,我想自己也只會微微點頭說:喔,這是我寫的耶...

 

也許選舉在即加乘了某些效應吧,之前完全沒料到會有這樣的傳播效果!因此,前晚我失眠了,隱隱竟有些害怕秘氏接下來會被更陰險的對付。

民主?政治?

人民對台灣所謂"民主政治"的真正感受到底是什麼?

以我一個背景單純的人而言,即使沒有那些流血淌淚的碎裂記憶,但依舊,基因中似乎仍傳承被害思維。歷史的傷、文化的疤,政治=危險認知看似老派,真的攪和其中後又卻不免憂心防備。


如同我在上篇文中所言:要用法律保伸張正義得要有智慧能力,然而想用法律恐嚇制裁人倒是簡單無比

 

失眠的那晚,凌晨,我打電話給子洋,特地請他幫我禱告。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把隱藏的秘氏推上火線到底對不對?!要被弄,只能攤在陽光下的店家真的有夠好弄!古語觀念,士農工商。若不是上千億背景的企業,市井小民的商業行為永遠像缺了一隻腳。無論核心價值是什麼、追求的是什麼,往往被「你們不就是要賺錢」的框架罩住,難以辯駁。在爭辯的過程中,我深刻體會到在台灣人的觀念中,商業行為的財產不是財產,商業行為的付出就是矯情。

 

曾經聽過一番居民言論,讓我很無言:「這房子是我買的,你們是用租的,你們可以搬走!所以你們什麼時候要搬走?」老實說,我完全了解說這話的心情。然而,你們懂我們嗎?我敢說,對許多開個性咖啡館的人來說,開一家店幾乎就梭哈了口袋,同時也梭哈了生活。你買的房子、我開的店,意義價值在彼此心中一樣珍貴。就算<秘氏咖啡>搬離了,浦城街的現址對我們而言如同祖厝,是發跡的根源,是芽苗奮力衝破土塊的奇蹟,重要性不可言喻。金錢無法衡量一切。

 

深深恐懼自己一時的衝動快言,害了秘氏所有的夥伴。想像力如過街老鼠猛烈亂竄的跑了一遭後,才發現,我的夥伴比我勇敢。阿俊跟子洋都對我說:「這樣很好!」不約而同的表示,文章闡述的是事實,沒有渲染也沒有刻意,所以沒什麼好怕。上帝自有祂的公義,縱使<秘氏咖啡>因此被弄走,關了門必會開扇窗,一定有更好的機會。子洋說,他真心覺得,若<秘氏咖啡>真的被迫離開師大區,不會是秘氏的損失,會是師大區的損失。老王賣瓜自賣自誇。我不是老王,但請容許我也這麼確信著。

 

最後,古莊里里長候選人簡銘宏(<柳葉魚>的團長辛普森)針對此事在私訊中一句:採在我屍體上前進吧!」獅王魄力,給了弱雞的我再起的力量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