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片 (29)  

(圖:不懂人事已非的小貓咪,仍徘徊流連,似乎在等待來自<貓薄荷>的溫暖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一篇文章,這個人的故事,在我心裡蘊釀很久。因為不想在那段特殊時空下消費她,所以現在才寫。

她是< 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的老闆Kitten. 

認識她,是因為在師大住商爭議事件中,<秘氏咖啡>< 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屬於同一區,有種並肩受敵的特殊同袍情感。

當爭議到達最恐怖之時,師大生活圈中僅存的幾家個性咖啡館,幾乎受到生存威脅,氣氛緊張低靡。<秘氏咖啡>因著我本身兼具居民和商家的雙重關係,成為當初店家和住家共識發酵的據點之一。那時秘氏享受著變態的愉悅:一方面極度憂心成為眾矢之的,被強迫關店;另一方面,樂樂自詡為政治咖啡館(這裡的政治,是廣義的關乎眾人之事,不是狹隘的定義),彷彿承接了大時代下咖啡店的使命,如同革命時期的歐洲咖啡館,你永遠猜不透旁邊那桌叼菸斗、大鬍子、戴眼鏡的男人們,就是下一場世紀革命的策畫人。這是被常做電影夢的阿俊影響的。

那時候秘氏的想法很大,想趁機連結師大生活圈的個性咖啡店家,組一個組織,互相幫助外,一起跟居民對話,傳達咖啡館不是餐飲業的概念。咖啡館對於文化有獨特的使命和功能,會開個性咖啡館的人,尤其選擇師大生活圈而非東區信義區的人,絕對不是利益至上(因為利潤非常少),一定存在某種形而上的驅動力。這種渴望、這種夢是扎實文化力很重要的基礎。對於逐漸趨向觀光產業的台灣,培養醞釀軟實力更是再重要不過。不滿可以溝通協調,但不能殘忍扼殺。此刻扼殺一株芽苗,就等於扼殺一棵未來可能枝葉豐茂、庇蔭數里的大樹。

然而,這個計畫才開了一次會,就宣告失敗。夾在現實與理想中,老實說當時我有點喪志。但走訪詢問的時候,瞭解到在師大這區開個性咖啡館的人,通常不只是老闆,也身兼員工,得長時間待在店內,爭取微薄薪資養家活口,根本無暇無力展開其他計畫。另外,個性上也較溫,也許只是單純想宣揚文化教育等理念,誰知現在變成要搞革命?!

< 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Kitten就是其中一個分身乏術的老闆。但讓我感動的是,即使再忙、即使當時白色恐怖的醜陋和壓力,已讓她噁心疲乏到快吐了,但她還是會用簡短的email主動詢問我現狀、有沒有什麼她可以幫忙的地方?甚至,她邀請我到店裡,在服務一堆客人的忙碌空檔(還記得那時我有點羨慕她的客人好多),拿著筆記本花時間,一條條的討論她最近想到可能的解決方案。

Kitten講話速度很快、個性急,是個很有效率的人,同時也是很熱心的人,在急性的外表下,可以感受到她的細膩和溫柔。例如,她要回台南幫父親掃墓,順便整理那陣子一連串的壓抑情緒,想想未來該怎麼行。電話中,聲音雖快,也不忘對我們說:「我也會請我爸爸保佑秘氏咖啡平安」。

我那時候仍在上班,記得有天被壓力操到快爆表。很想找一個前輩、有說服力、導師型的人物訴苦,不知怎麼的就想到Kitten。其實我們並不熟,除了爭議相關事務,私生活並沒有交集,但我就是衝了,管她會不會覺得我是個怪人,反正我就是任性的想要找個比較能瞭解又上班、又創業、又遇事業遭打擊處境的人,發洩心裡所有的矛盾和雜亂。Kitten好可憐,被我選上了,因為那真是一封長長充滿哀傷喪氣的信。

寄出沒多久,Kitten直接打電話來了。她說她確實有被我嚇到,便立即詢問我的狀況,並且花了很長的時間開導我,跟我說她的經歷與想法。其實Kitten畢業於名校,曾在各大公司當過主管,很有能力,有本雜誌介紹她是棄百萬高薪的咖啡店老闆。這也是我找她訴苦的原因,因為上班的壓力只是爆發點,絕大部分的情緒起源,是到底要選擇當薪水穩定的上班族、還是要違背家人期盼捨棄一切為理想衝一次。我不是能一心多用的人,這抉擇對我來說非常困擾。優秀如Kitten,離開職場投入理想小世界的衝擊與拉扯,應該比平凡的我強烈。

Kitten跟我分享了兩件事,第一,在工作上一定要比主管多想一步,無論是往前多一步或往後多一步。全面的思維讓主管問不倒妳,也因此立增信任。「妳自己是秘氏的老闆,妳希望有什麼樣的員工?」的確,我會希望我請的人,是能設身處地的為公司思考,看到我看不到的、建議我沒想到的事。

第二,她說當初為了看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對開咖啡館有興趣,早上在銀行當企劃(我只能說這是超級忙的工作),下了班後再到咖啡館打工。雙面包挾之下,理想變為現實的行程,榨乾妳所有精力和腦力,回家唯一有力氣做的事,就是閉眼睡覺。Kitten將自己直接放入火爐,以考驗是否真的對開咖啡館有興趣。結果,她發現再累再忙再攤死,仍不曾抱怨咖啡館的事情,不曾遞減她的熱情。所以,Kitten決定辭職,享譽浦城街七年的< 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,就由那時的小芽苗長成大樹了。

去年底,Kitten還是離開浦城街了。準備回到故鄉台南開店。

我曾在人去樓空的< 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原址,看見一隻貓咪徘徊不走,坐著、趴著、踱步著等Kitten來餵食,心中真是千迴百轉的不捨和難受。往前走,是浦城街與羅斯福路交叉的風口,灰風冷冽,迎面襲來,彷彿刷出了這一年驟變之下殘存的皺紋。

Kitten曾說,她願意挺身而出,不單為了保護白手起家的< 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,更是因為不願意看到台灣街頭只剩下星巴克、丹堤等企業經營的連鎖咖啡店。如今<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將移往她的故鄉台南,聽說有看到適合的地點了,休息一下,今年應該就能繼續<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認真的精神了。

千言萬語,化作打自最內心的祝福,真的。

以後去台南一定一定會去<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

大家可以由這個網站關心<Catmints Caf’e貓薄荷>http://catmintscafe.blogspot.tw/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秘氏咖啡 的頭像
秘氏咖啡

的部落格---秘語心氏 chamber's talk

秘氏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FanFun
  • 貓薄荷也是我喜愛的小店
    祝福她在台南落地生根
  • Kat Lee
  • 貓咪是小花嗎?